/阿明

常常,你越以為熟悉的,竟感覺越不真實。

這是間烏來山上的私人招待所,卻是烏來很厲害的泡湯秘境;那一年,當大導演吳宇森攜手木村拓哉到山下烏來取景拍攝「Time for Taiwan」宣傳片的那一天,中央研究員的研究員們正在山上烏來招待所裡進行第三次的取樣;他們欣喜地發現全世界不少科學家遍尋不著的抑制體內壞細菌及癌細胞生長的物質「C型隆(Lon)蛋白酶」,竟然就在我們自己的家鄉,就在這烏來半山腰上的招待所,自家開鑿的溫泉井裡挖到寶。

招待所座落於半山上,在地理上的形勢居高臨下,相對景觀應是一大吸引點,儘管鐵閘門隔開了招待所外偶爾熙攘而過的觀光客,但怎麼也攔不住園區裡縈繞的鳥語蟲鳴成了意外,你以為來到這裡首要感覺會是清幽靜謐,清幽是有,但最先顛覆你的竟是百鳥來朝;世界上最美妙的音樂,不是巴哈,不是貝多芬,也不是莫札特,而是自然。因為自然的韻律最能讓人忘記城市的喧囂,回歸到安靜祥和的美好。

你覺得累了,想找一處接近自然的地方,閉上眼睛,感受微風拂面,沒想到它就在城市的邊緣,從101過來加上塞車不用一個小時;這時候你連溫泉的影子都還沒看見。

入眼簾的是招待所主人家的小木屋,一旁低調溫馨的門面裡是是簡單的接待處與餐廳,透露著這招待所是處樸實無華的雅境,而這還要是你故意不去看那一「座」雞血石,對是「一座」不是「一顆」。

筆架山在窗外,沒那麼複雜的要你懷古望今進行場山林對話,當然,如果你一定要想著「文昌筆架山主出狀元才」山也不會攔著你。

那一天,易學大師和他亦師亦友的氣功老師,就這麼泡完溫泉湯,正把自己晾在餐廳的一角,悠閒的品茗品人生時遇上了亂入的我。大師乘二兩口一詞説「坐這裡十分鐘,好過練氣吃補一整天」。初時,不知道這倆是大師,因為作派不像,但想來招待所可不是隨隨便便就能給人進來,這靈山聖境風水寶地豈能等閒;後來谷歌大神一查,果然大師也!

泡溫泉,還沒,等等先!筆架山旁的山,是個連幼稚園孩子都看得出「那是一隻鳥」的「大鵬展翅」;「前有照、後有靠,兩邊抱」這是曾經來過的風水大師斷的,後來聽說了大師自知拿不下這塊寶地他用,不過倒是一直都有過來坐坐,不對,應該是「泡泡、坐坐」才對。

進溫泉,泡溫泉囉!沒……先說好,除了泉質有真正的國家團隊認證,不是山下混雜幾家地下水加熱謊稱溫泉欺負觀光客,還敢說自己的泉水裡也有(Lon)蛋白酶的那種。它是「溫泉花」,招待所裡的溫泉就有;不過這「溫泉花」挺無辜,好好的在日本溫泉區裡大家覺得是個寶,因為它證明了泉質好,泉水裡有著豐富的地底礦物質,怎麼到了台灣,溫泉池旁的「溫泉花」結晶,就成了「招待所的溫泉池『胎溝』沒洗乾淨」,真是比竇兒還冤!

溫泉從地底取出,水面上初時有漂浮物,最終變沉澱結晶在池底池邊,這「溫泉花」不只對身體無害,而是正告訴著泡湯的貴客,這池溫泉水,是真實的「一級棒」著。當日本人給了它一個美麗的名字,叫做「溫泉花」,證明了這自然成分對皮膚有益,你可別也鄉愿地一如「網路正義鄉民」,用自己井底蛙的「想當然爾」說,這招待所的溫泉一點都不「美麗」。

終於泡浸在溫泉湯裡;中央研院團隊研究說抗癌的(Lon)蛋白酶放一旁,溫泉大國日本人豎起大拇指的「溫泉花」放一旁,人家招待所裡最初的想望,就只是單純地給自己、家人和好朋友們一個輕鬆泡湯的環境,誰在意外頭的評價啊!40度的泉溫,竟是中醫師所說對人體最好的湯溫。泡湯竟也能泡得一切順理成章,泡著融入天人合一的情思,更別說有多麼愜意舒適,果然是偷得浮生半日閒啊。

好客的招待所主人其實很好相處,只是「正義鄉民」的酸言酸語刺傷了她,索性就把鐵門給拉上了。「不懂的人,別跟他們浪費時間」然後講了一個網路上挺紅「老師處罰了那位和三七二十四論戰半天的學生」那段網紅故事;療癒的不僅只是主人的熱情與溫泉,精彩的還有餐桌上左鄰家的放山土雞和右舍剛摘來下熱鍋大火快炒新鮮青菜。

我們,正試圖說服招待所再開大門,再不濟也讓真的溫泉客能得窺其門而入。

從前的名字是「雲景山莊」,我們等著它再開大門。